2016年12月2日 星期五
I
2小時內地官場通識教學
|
|

如果世界上有一份「港人北上經商辦事最頭痛」排行榜,「與內地官員打交道」這項一定會排在前三名。內地官場獨特的生態文化,若不是浸淫其中或長期接觸,總有對不齊頻道之感,更別說要聽得懂那些明示暗示潛台詞,還要做出正確的快速反應,可能在幾個眼神碰撞之間,就丟了在內地發展機會,甚至被拉進「黑名單」。

有地方官要求下屬  看電影學做官

有沒有一項內地官場通識教學的課程?可惜,這些只能意會不可言傳的學問,正是「學校裡不會教的那些事」。不過,最近有一部內地大導演馮小剛拍的電影,不僅有高票房,而且還讓馮小剛得到台灣金馬獎最佳導演獎,最稀奇是內地竟有地方官員要求下屬公務員去看電影,反思如何為官。

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可稱為內地官場通識教學

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可稱為內地官場通識教學

電影的名字叫做《我不是潘金蓮》。不得不說馮導演起了個壞名字,因為故事和武松西門慶都沒關係,不如叫做《2小時中國官場通識教學》(當然這可能會導致電影根本不能上映)。

官員為烏紗  腦筋全在看上級臉色

故事講的是一個農村婦女因買房與丈夫假離婚,卻弄假成真被丈夫拋棄,令她一心上告,想證實離婚無效。可是離婚既然是自願作假,當然也無法改判,法盲婦女鐵了心認為自己受了冤屈,層層上訪,從縣到市,從市到省,屢敗屢戰,直到北京,竟然成功攔截國家領導人專車得以伸冤,領導震怒,對一眾地方官沒有妥善解決上訪大為不滿,令全員撤換。但撤了官也不能改判官司,令法盲婦女成了上訪專業戶,每年全國兩會期間都要上京,成了地方官的心病,絞盡腦汁圍追堵截。

且不論電影涉及上訪、反腐這些敏感題材,引發熱議,實際上法盲婦女的上訪並無道理,但所有官員為了自己的烏紗,能推則推,能躲就躲,腦筋不動在解決問題,全在看上級臉色上。這大概正是當下內地官場的顯性生態。

「我不是潘金蓮」細膩刻畫內地官場生態

「我不是潘金蓮」細膩刻畫內地官場生態

刻畫細膩  堪稱「官場現形記」

 

不過,開篇所說的「官場通識教學」並非指這些新聞裡看得見的大道理,而是在這條主線之外,電影里也對那些難以公開見到的「故事」刻畫得十分細膩,堪稱一部「官場現形記」。

 

例如,在北京兩會即將召開之際,縣政府所有人正對無法勸說婦女放棄上訪急得團團轉,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芝麻小官私下設計,讓婦女打消了去北京上訪的念頭,解決了領導心頭大患,領導問:「你有沒有什麼要求?」芝麻官答:「我也是有進步的想法的……」一個回合的對話,彼此心照不宣。要知道,內地官場互相幫助是多麼重要,禮尚往來之間,搭起了進步(晉升)的階梯。

官場生活細節逼真  入木三分

再比如,影片開頭就是一幕地方法院新任院長和退休院長的飯局——拜碼頭,這也是內地官場不成文的規矩,雖然職務已卸,但退休前盤根錯節的人情關係並沒有斷,有時退休官員的權力甚至大過現任……

除此之外,電影里大量官場生活的畫面也相當逼真,雖然電影全部圍繞大陸女星范冰冰飾演的農村婦女展開,並沒有男主角,但十幾二十個各級官員的扮演者才是電影真正的主角,雖然他們的穿著幾乎一樣——素色夾克、西褲、眼鏡、一絲不苟的頭髮——看電影時甚至會把他們搞混,像得了臉盲症,但這種沒有個性的臉譜化裝束,正是內地官場的真實保護色。

范冰冰在「我不是潘金蓮」電影中,飾演一個上訪婦女

范冰冰在「我不是潘金蓮」電影中,飾演一個上訪婦女

看透不說透  說透不是好朋友

當然也包括婦女在北京告狀成功後領導人在兩會上的震怒,從會場佈置、會議程序、乃至領導人在講完客套話之後,一句「下面這些就不要報道了」,場內媒體迅速跑步撤退(國家領導人參加的小組討論只有中央媒體可以進入),在我們這些多年報道兩會的記者看來簡直入木三分,相信跟馮小剛本身作為全國政協委員多年參加兩會不無關係。

內地官場有句諺語,「看透不說透,說透不是好朋友」,這些幾十年來不可名狀的官場文化匯集在2個小時的電影里,讓局外人窺視一二,你說是不是一個超級速成的通識教學課程呢?

撰文

:

潘攀 本報駐京記者

欄名

:

帝都手記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 hket Facebook 專版
最近專欄文章
7日最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