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盛松成:防人幣急跌惹恐慌

強化預期管理 可預見時間未虞「破7」

中國版 2018/07/16

分享:

中美貿易戰陰霾不散,人民幣兌美元滙率持續走跌,市場憂慮升溫。人民銀行參事、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要防止短期情緒變化令滙率跌速過快,但人民幣恐慌情緒不及2016年,料在可預見一段時間內不會「破7」。

中美爆發貿易摩擦以來,人民幣滙率連續3個月持續下行,6月中旬正式「開戰」之後更不斷衝擊市場情緒,整個6月人民幣兌美元滙率累計下跌3.4%,刷新1994年人民幣滙率並軌以來最大單月跌幅。

盛松成認為,本輪人民幣貶值主要是短期市場情緒變化疊加經濟基本面驅動,首先是美國經濟轉好,GDP增長達2.8%左右,就業指標亦回暖,令美元升值動力較強,而人民幣從2017年以來持續升值,在這輪美元升值的前期沒有相應貶值。

中美經濟此消彼長 人幣貶值主因

「相反中國經濟增長近期明顯疲弱,下行壓力較大,金融去槓桿大勢下,金融機構對非銀金融機構貸款及表外融資均大減,令6月M2增速下降至8%。」中美經濟基本面的一消一長是本次人民幣貶值的主要原因。

人民幣快速下跌引發市場擔憂2016年的大幅貶值情況再現。盛松成表示,2016年底的貶值有經濟原因,但更重要是市場恐慌情緒,現在經濟基本面較2016年好,而且去槓桿、去庫存也是主動調控,恐慌情緒不及2016年。但他強調,當前最重要是加強預期管理,把握人民幣貶值的速度和節奏,防止過快下跌引發市場恐慌情緒惡化。

對於未來走勢,盛表示,人民幣滙率存在波動空間,但不具備大幅貶值基礎,原因是中國經濟雖有下行壓力,但亦不是很差,迴旋空間仍大。第二,外滙管理措施有效,資本項目尚未完全開放,受外部影響仍在可控範圍。他認為,人民幣兌美元在可預期的一段時間內應該不會破7。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人民幣連續3個月下跌,但作為金融「武器庫」的外滙儲備6月卻出現小幅增加,根據人行數據,截至6月末,外滙儲備為31,121億美元。

盛松成表示,外儲增加顯示央行未干預滙率,近期的雙向波動是市場行為,他也表示,滙率改革之後人民幣滙率較過去更具彈性,未來彈性還會更大,「當前外滙儲備充足,無論從進口支付能力、還是短期外債償還能力這兩個度量外滙儲備充足性的經典指標看,外滙儲備都足以滿足我國的預防性需求。」

貿戰「戰而不破」 續擴大對外開放

談及中美貿易戰未來走向,盛松成認為,第一輪美對華340億美元商品加徵25%的關稅,對中國影響非常有限,雖然美國又開出2,000億美元徵稅清單,但未來變數仍非常大,繼續制裁中國也會加大美國的通脹壓力,傷及特朗普的選票,貿易戰終將難以持續,「戰而不破」仍主導未來中美關係的格局。

此外,而本周五,美方擬對第二批價值16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盛松成認為,面對特朗普政府充滿不確定性的「戰爭」,中國根本應對之策是做好自己的事,堅持擴大對外開放,特別是服務業開放,一方面能以開放促進內地服務業改革,另一方面亦可通過服務貿易順差平衡貨物貿易逆差。他預計,若服務業開放進展順利,未來十年可使內地每年GDP潛在增速提高0.5至1個百分點。

撰文 : 潘攀

報道系列 : 中美世紀角力系列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