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學者:粵港澳大灣區應成為「中國內部的歐盟」

經濟脈搏 12:19 2019/02/19

分享:

中共中央、國務院昨晚印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引發廣泛關注。粵港澳大灣區概念的提出者、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席鄭永年教授表示,粵港澳三地經濟發展現狀均面臨瓶頸,三地要素結合則可以促進發展;而大灣區整合方面主要存在行政上的障礙,呼籲大灣區向歐盟學習,推進簽證等方面改革,成為「中國內部的歐盟」。

指粵港澳三地面臨發展瓶頸 需資源整合 

《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的微信公眾號「俠客島」今日刊登對鄭永年專訪。對於去年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粵港澳大灣區」,到今年兩會前規劃綱要落地,中間經過了接近一年時間之久,鄭永年表示,大灣區從概念到政策要很長時間,這也顯示出高層的重視。他認為,這次花這麼長時間,主要是為了避免「為了創新而創新」,避免為了特區而搞特區。他指,現在不缺政策,缺的是可行的政策,需要非常審慎科學的決策。

鄭永年表示,大家談粵港澳大灣區,會說去東京灣區、舊金山灣區、紐約灣區學習,這是有好處的,但還不夠。他認為,大灣區應對標歐盟、之前的北美自由貿易區、和曾經進入談判的TPP。

他解釋指,粵港澳也面臨資源整合的問題。「大陸要告別以往的粗放發展模式,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需要各方面的創新;香港的製造業已經都轉移到珠三角了,只剩下金融服務業,面臨發展瓶頸;澳門更是產業單一。三地都面臨瓶頸,各自為戰去突破,有難度。」

他稱,如果要把三地的要素結合起來可能就完全不同。「這就和歐盟內部很像,分散開,各自力量不算強;合在一起,人員、資本、技術,全要素流動起來。」比如,香港有很多新技術,沒有市場;珠三角有龐大的市場,但技術不如香港;港澳都有優質的服務業經驗,比廣東強的多,但也沒有市場。

他說,歐洲能從二戰之後的一片廢墟上重新站起,歐盟發揮了極大的作用,而起現在面臨問題,是因為沒有超越主權政府的實體組織從中協調。他認為,粵港澳三地雖然是「兩制」,但是是「一國」,有中央政府從中協調,既對標歐盟的高標準、好做法,又避免歐盟缺乏協調的弊病。「換言之,大灣區應該成為『中國內部的歐盟』。」

指大灣區應是中國現代化的下一個範本

目前,粵港澳大灣區GDP已經接近10萬億人民幣,接近紐約灣區水準。不過,鄭永年強調,不要單純把大灣區理解成「經濟上的大灣區」。他認為,大灣區應該是中國現代化的下一個範本。

鄭永年說,未來世界競爭,就是對優質資本的競爭中國需要大的平台。如果大灣區的制度銜接到位、全要素自由流動,又有技術又有市場,還有資金和法治,對於國內、國際的優質資本吸引力就太大了。

他還談到大灣區對「一國兩制」的深化作用,指現在內地和港澳都在適應對方,也都各自在產生著變化;大家完全可以通過經濟、社會上的互動,朝著更好的方向去發展。

鄭永年稱,目前大灣區在整合方面主要存在行政上的障礙。他舉例說,雖然現在有了港珠澳大橋、赴港高鐵,但是簽證仍然是問題;歐盟有申根簽證,就可以參考借鑒。他又指,在大灣區註冊企業,可以考慮都視為「灣區企業」,而不再分內資、外資,一視同仁。

鄭永年表示,目前內地和港澳已經是「一國」了,就要更從技術層面著眼解決問題。不同的制度在一起,融合、碰撞,現在的障礙可能轉變成優勢。他說,「這不是誰吃掉誰,而是可以在制度的融合中調試出更優的選擇。」

他又強調,市場要起決定作用。他說,不要規定某個城市要做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這應該是市場形成的。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