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點題】中美政治角力以外  人民幣貶值背後有何考量?

經濟脈搏 13:37 2019/08/09

分享:

在離岸(CNH)、在岸人民幣(CNY)兌美元匯率在8月5日雙雙跌破7算這個關鍵心理點位,創出逾11年新低後,8月8日,官方設定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也終於「破7」,報7.0039。

貿易戰升級經濟下行壓力大  人民幣存在貶值需要   

人民幣中間價走向反映官方意圖。

官價破7,意味著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7」不再是紅線,若中美貿易談判無法取得進展,人民幣未來將繼續走貶,人民幣兌美元弱於7元,將成為常態。

在中美政治角力以外,人民幣貶值的背後考量,是當前中國經濟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就業壓力增大,因此,人民幣匯率有貶值的需要。

第二季度GDP增速放緩至6.2% 創近30年新低

今年第二季度,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放緩至按年增長6.2%,創近30年季度增速新低,增速較一季度回落0.2個百分點。

中國在經濟下行壓力下,終於藉著反擊美國特朗普對華加徵關稅,人民幣匯率棄守「7.0」關口,順勢貶「破7」,以緩解出口壓力,對沖中美貿易戰的影響,這對穩定經濟增長和保就業至關重要。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適度貶值,有助緩解中國的出口壓力

人民幣跟GDP走勢基本一致  2014年後開如貶值

人民幣貶值與中美關係和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走勢息息相關。

人民幣匯率一直是中美談判的重要議題,2005年匯改以來,人民幣匯率在美國壓力下不斷升值,加上中國經濟強勁增長,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10年間,累計升值了約33%,但隨著經濟增速放緩,人民幣匯率2014年開始進入貶值通道,但是,2005年以來截至2019年8月8日,在岸人民幣累計仍升值了17.5%。

貨幣超發M2余額192萬億元遠超GDP總值  貶值壓力大  

中國貨幣嚴重趨發,主要沈澱在房地產。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中國的人民幣嚴重超發,也使人民幣存在較大的貶值壓力。

截至今年6月末,內地廣義貨幣供應量(M2)餘額192.14萬億元人民幣(折合約超過27億美元),遠遠超過了2018年GDP總值的90萬億元人民幣。中國超發的貨幣,主要沈澱在房地產。

若非官方嚴控資本流出  人民幣貶值壓力更大

事實上,若非官方支撐人民幣匯率,嚴格控制資本流出, 人民幣將面臨更大的貶值壓力。

目前,中國仍然實施嚴格的資本流出管制,資本項目未完全開放,人民幣仍不是可自由兌換的貨幣,人民幣匯率並非由市場決定的,而是實施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人行允許在官方設定的中間價上下浮動2%。當前人民幣匯率未能反映其真實價值。

對沖基金大鱷:若自由浮動  人民幣貶貶值三至四成    

對沖基金大鱷、海曼資本創始人(Hayman Capital)凱巴斯(Kyyle Bass)8月5日在接受美國CNBC訪問時表示,如果中國放手讓人民幣自由浮動,不推出支撐人民幣匯率的措施,人民幣將大幅貶值三至四成。

人民幣貶值是一把雙刃劍,貶值有助緩解出口壓力穩定經濟增長,但貶值過快、過大,則可能引發信心危機,引發資本外逃,反過來損害中國經濟,並可能引爆金融危機。

    

 

撰文 : 林美芬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