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官媒訪新加坡學者鄭永年:香港示威運動將趨下行

國情動向 13:37 2019/08/20

分享:

分享:

香港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持續,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鄭永年周一(19日)接受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公眾號「俠客島」訪問,他認為,這場運動已趨向下行,但中國有能力消化香港的問題。

談及香港反修例示威如何收尾,鄭永年說,任何的社會運動都有高低潮,當然也有一些「死磕派」,但據他判斷,香港的運動本身會趨向下行,「就是辛苦了香港的警察。」

鄭永年指出,「從整體來說,香港這些人(示威者)成不了氣候。我一個朋友是新加坡前高官,他就說,你只需要威脅斷水就好了。因爲新加坡人很敏感,馬來西亞不給喝水就麻煩」。他強調,「這當然是玩笑說法。實際上,香港有很多制約,大部分人也知道自己跟內地分不開。但是少數激進的人利用了國際化的便利」。

「中國的利益就是要香港穩定」

他並稱,「中國的利益就是要香港穩定,但香港對中國的整體利益沒什麽多大影響。對於香港人來說,這就是切身利益了」。

至於有聲音指香港已經變成中美貿易戰博弈的棋子,鄭永年認為這並不可怕。他說,中國不會因為經貿損害自己的主權利益,中國不會妥協,也不能妥協;香港作為經貿中心、金融中心,符合中西方利益,西方、英國、美國亦不會放棄香港的利益,「趕都趕不走」;最後,中國本身已經將變成最大市場,有能力消化香港的問題,「即便是你西方走了,也可以 」。

鄭永年又指,香港如今沒有真正從香港利益出發的「主體」,每一種利益都為自己所圖。舉例來說,新加坡土地公有,80%的人住在公屋裏,所以在新加坡,國家就是既得利益,「國家的好處可以分給你」;但香港的是私人的,「私人的好處不會分給你」。

指雙普選不能解決問題 可能更有利於外國利益

他表示,真正能代表香港利益的港人肯定不是拿著很多本護照、可進可退、沒有認同感的人。「現在真正愛港的人聲音發不出來。」

他又指,政治體制改革,不是說「雙普選」就能解決問題的,關鍵是誰是這片土地的主人。香港的政治改革要重新設計,不是民主派倡議的雙普選就能立即解決問題。現在局勢下,雙普選可能更有利於外國利益,或者變成台灣那樣「不死不活的樣子」。

他認為,2014年時可以階段性推進普選,但泛民直接否決政改方案,不僅是他們要求表面上的「一步到位」,更多是利益考量,因為沒有治港主體的情況下,就可以最大化他們的私人利益。

稱此次風波後 要完成認同上的「二次回歸」

他進一步指出,香港人出現大量分離主義、「港獨」思想,主要是1997年以後出生的港人,「殖民地教育在回歸之後變得更厲害了」。以前香港民主派還反對港英,「現在他們幾乎把內地看成另一個港英當局了」。

他續指,老一輩香港人在港英時期成長起來,對中國有認同感;現在沒有了,這是政治認同的問題,甚至走向了反向政治認同、「逆向種族主義」,要跟中國切割開來。

他稱,現在的港人不是原來的港人了。原來是一國兩制下的高度自治,既有對香港的認同、也有對中國的認同,但「如果沒有對中國的認同,是否還有對香港的認同?」他強調,如果運動僅僅是暴力的問題,不難解決,但如果暴力的基礎是認同問題,就很難解。所以1997年是香港的「第一次回歸」,此次風波之後要完成認同上的「二次回歸」。

開啟hket App,閱讀全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