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屠龍VS抱熊貓 美國對華政策「四大門派」你要識

國情動向 16:18 2019/09/19

分享:

中美貿易戰已非單純「貿易戰」,而是已蔓延成為新冷戰,中美關係進入了大變局。要推論兩個大國的關係往何處去,必須先了解誰在影響白宮的中國策略--政界一直存在說法,指美國政界對華有「四大門派」,他們互相博弈、左右美方如何應對中國崛起。

美國的中國專家洛森(Ben Lowsen)2017年在《外交家》雜誌上撰文,曾把美國對華政策行為分成四類:屠龍派,外交派,漢學派和擁抱熊貓派。這大概是美方對華「四大門派」的來源。

洛森當日只以過去一兩個世紀的例子,說明這四個派別在歷史上,如何應對中國發展,但卻未有引述今天美國政界例子,闡述那哪些行為、哪些人屬於哪一派。但往後一些其他專家的文章,紛紛就「四大門派」作出延伸演繹,大概如下:

1、屠龍派(Dragon Slayer):為美國政府過度親近中國糾偏,主張遏制中國發展。

2、外交派(Diplomat):資深外交官做代表,主張與中國保持接觸,但也保持警惕。

3、漢學派(The Sinologist):或許可稱知華派,他們熟中國文化、語言和國情,與中國友善。

4、擁抱熊貓派(Hug panda):是屠龍派的糾偏,支持對華合作與接觸政策,強調中美合作在全球化的積極作用。

觀察者指出,這四大門派實際上可分成兩派,「屠龍派」和「外交派」是對中國非常強硬、或較為強硬,即今天普遍說的對華鷹派;「漢學派」和「擁抱熊貓派」是對中國非常親和、或相對親和,也就是目前常說的鴿派。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國際戰略學者哈爾·布蘭茲( Hal Brands)近日在彭博社發表專欄,也談論美國政界對中國政策的派別。

不諳中國文化者 更能預測「中國威脅」

他注意到一個現象--面對中國的崛起和挑戰,中國通和知華派往往都沒有作出正確的預測,而是那些沒有中國專門知識的大戰略專家,卻準確地預測到了中國的崛起帶來的戰略挑戰。

他形容,大國戰略專家通常不通漢語,也沒有在中國的學習生活經歷,他們更多是把中國看作是一個全球競爭對手、而非一個歷史悠久的獨特文明。

布蘭茲並作出這樣的比較:中國通和知華派往往都不希望美中關係走下坡,相比之下,缺乏中國知識的大國戰略大師,更善於預測中國崛起帶來的顛覆性;他們為捍衛美國利益,更願意為大膽預測承擔風險。

主張貿易戰者 是戰略家、非知華派

事實上,目前推動美國政府與中國展開貿易戰的,一般都也不是中國通。特朗普的前顧問班農曾說,白宮排斥了那些長期發揮作用的中國通,如美國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開始重用鷹派。

布蘭茲還例舉了比較早的警示中國崛起和挑戰,有深遠意義的文章。其中早在1997年美國歷史學者羅伯特·卡根(Robert Kagan)就撰文說,中國可能要在亞太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並且提到100年前德國崛起挑戰英國的例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