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中美貿易談判如「權力遊戲」 一文看懂3大干擾因素

經濟脈搏 09:00 2019/10/09

分享:

中美貿易談判今年一波三折,而且有越談越複雜的感覺。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雖明言,中國無意「在國際舞台上玩什麼權力的遊戲」,但中美貿易談判確實從一場大戲,變成一場連續劇,前景充滿隱憂。分析稱,這主要在於香港修例風波示威不斷升級,美國總統特朗普陷入彈劾風波,以及中美經濟明顯轉差三方面。

今年1月30日,中美開啟第五輪貿易談判,然後3個多月就談了7輪,輿論似乎已相信貿易協議勢在必行,但最終中國卻拒認談判成果,特朗普指責中國在已達成的條款上倒退。中美於是重覆第一季的情節,離開談判桌繼續加關稅。

6月底,特朗普和習近平在大阪出席G20峰會期間再坐到一起,同意再開談判。7月底兩國在上海再開啟第12輪談判,即將到來的則是第13輪談判。至此,第三季與第二季的開頭情節別無二致。不過,談判節奏和外部環境已大不相同。談判節奏從一周到兩周一次,變成兩三個月一次。

特朗普和習近平在大阪出席G20峰會期間再坐到一起,同意再開談判

凱源資本董事總經理陸修泉(Brock Silvers)解釋,美國一直堅持中國要進行系統性、有約束力的改變,中國不接受於是選擇拖延,希望待經濟有起色,或美國經濟停滯,以增談判籌碼。而在7月底「習特會」到現在,中美國內情況也開始急轉直下,增加貿談的複雜性。

干擾因素一:香港修例風波示威與貿談拉上關係

在中國,香港持續數月的大規模示威活動不斷升級,美國在當中扮演重要角色。美國國會即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更引來中國官方強烈反彈。

特朗普最新表示,若中方採取任何「不利」措施平息香港抗議活動,與美國的貿談將蒙損失。事實上,香港問題或成貿易戰升級的通道,而上述法案則為在金融領域打擊特定中方官員鋪路。

干擾因素二:特朗普陷彈劾風波 中國恐借勢恐拖慢談判

在美國,特朗普也面臨新麻煩。他與烏克蘭總統通話時,要求對方調查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的兒子。拜登是特朗普在明年總統大選的主要競爭對手。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隨即宣佈對其行為展開正式彈劾調查。在3日,特朗普更稱中國應開始查拜登父子,指他們「敲詐了中國和烏克蘭」,明顯將中國拉入美國的政治風暴中。

有分析指出,這可能讓中國不願太快達成協議,因為發動貿易戰本身與特朗普個人的關係甚大,所以中國或覺得即便與特朗普達成最終協議,但也很可能被下一任總統推翻。

干擾因素三:中美經濟急轉直下 雙方卻不願讓步

更重要的是,中美經濟皆明顯變差。在中國,經濟「三駕馬車」的投資、消費、工業增速均遠遜預期,中國銀行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漫更預測,內地明年經濟增長或「破6」。在美國,美國ISM公布9月製造業PMI創下09年6月來最糟差,另外ISM服務業PMI則是3年來最弱,可見雙方都需要及早解決貿易衝突,以提振國内經濟。

然而,特朗普最新表明不會滿足於達成部分協議,美國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更指出,與中國要麽達成重大協議,要麽就不達協議,明顯與中方希望達臨時協議的態度有異。事實上,彭博也引述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表示,中國不會承諾改革產業政策或取消國企補貼。

值得注意,華府正研究美國投資人持有中國企業股份的保障問題,會否成為另一武器仍是未知之數。在中美經濟轉差,形勢越來越複雜下,貿易戰的前景實在充滿隱憂,難言樂觀。

本報記者:游昊雲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