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智囊:香港不能動武解決 否則危及外匯供給

國情動向 06:45 2019/10/29

分享:

【逃犯條例】有中央智囊指出,香港社會最近的風波,實際上已對內地外匯儲備、外匯供給帶來很大的衝擊。但香港問題不能用武力解決,一旦出現更大的衝擊,外匯供給出現問題,中國整個資金供給就會出問題。

香港「反修例」風暴至今仍未見有平息跡象,一直有強硬派要求中央實施更嚴厲措施甚或派軍隊「平暴」。但最近有中央智囊指出,香港社會最近的風波,實際上已對內地外匯儲備、外匯供給帶來很大的衝擊。但香港問題不能用武力解決,一旦出現更大的衝擊,外匯供給出現問題,中國整個資金供給就會出問題。

著名經濟學家、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魏杰最近在一個論壇上,發表對中國未來經濟發展的預估及意見,其中有一部分提及要穩定外匯的重要性,並指出香港對內地外匯供給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值得注意的是,魏杰曾任國家國有資產管理局科研所所長,多次為中央企業主管講課,被視為中央領導智囊之一。

【香港人權法】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倘動搖 中國損失從錢錢錢說起

魏杰在講話中提出,明年要做貨幣供給,就要做好四件事,其中一件就是穩住匯率,如果本幣穩不住,資金供給就穩不住。明年的穩匯率要繼續從這兩個方面做工作,一個是穩住外匯需求,中國的外匯需求主要來自三方面因素,一個是企業海外併購,企業併購規模如果太大,外匯需求量就會太大,最後就會影響到外匯的供給關係。

其次,是個人海外投資因素,個人海外投資如果太大的話,外匯需求太大,假如匯率不變,就會導致本幣的貶值,所以要處理好個人海外投資的問題。

魏杰說,除了穩外匯需求外,另一個是要穩住外匯供給。

「香港最近鬧得很厲害,實際上是對我們的外匯儲備、外匯供給形成了很大的衝擊。」

魏杰解釋,內地外匯供給的來源一個是自己賺的錢,一個是借來的錢,還有一個是外資進入中國帶來的錢。這三種錢裡面,實際上真正能動用的錢,按他的計算,有幾千億美元左右。外匯供給一旦出現波動,就必然影響到本幣,影響到國內的資金供給。

【香港人權法】倘引入內地式管控 香港將失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著名經濟學家、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魏杰最近在一個論壇上,發表對中國未來經濟發展的預估及意見,其中有一部分提及要穩定外匯的重要性,並指出香港對內地外匯供給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所以,香港問題影響到內地兩個部分的外匯供給,一個是外資帶進中國的錢,有70%是從香港進來的,另一個,香港是人民幣的海外結算中心,我們借錢和各種資本運作都和香港有關。這兩個因素影響到了中央的外匯供給,一旦出現更大的衝擊,外匯供給會出問題,導致外匯供求關係出問題,如果匯率穩不住,整個資金供給就會出問題。

用武力解決香港問題  影響內地外匯供給

「有人說,香港再鬧下去,我們的人過去,用武力兩個小時就能解決問題,我認為不能動用這個辦法,因為會影響到我們的外匯供給。我們現在找不到一個能代替香港地位的機構,不管是深圳還是上海,短期內它們都不可能代替香港的作用。」

魏杰強調,一定要想辦法穩住外匯供給,九月份的數據顯示,現在外匯儲備量只有3.09萬億美金,已經從3.1萬億降到了3.09萬億,大家理解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如果外匯供給能穩住的話,資金供給就不會出太大的問題,所以一定要穩住匯率。

從魏杰的演講中可以理解,要解決香港目前的動亂,要從更宏觀的角度去看。香港的風波拖得愈久,對國家的影響愈深。香港維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對國家的戰略有不可取代的作用,如果香港的出現更大的衝擊,連鎖效應下,將會為內地金融系統帶來災難性影響。

本報記者  高青

按此跟進【香港人權法案】最新進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