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基本法23條會否強推?中港當局或有3大替代方案

國情動向 00:07 2019/11/12

分享:

香港因《逃犯條例》例訂引發的政治風暴不僅沒有緩和、且還在升級之際,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周六(9日)發文指,香港未完成《基本法》23條立法,是近年「港獨」亂源之一。

香港因《逃犯條例》例訂引發的政治風暴不僅沒有緩和、且還在升級之際,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周六(9日)發文指,香港未完成《基本法》23條立法,是近年「港獨」亂源之一。外界關注這一表態,是否意味23條訂立已如箭在弦。但有觀察者指,此刻立法必定加深社會對立,未必明智;且中港當局似乎其他替代手段,滿足內地維護國安的訴求,23條實在並非唯一選項。其中,主要體現在3方面。

中共中央十九屆四中全會公報在談到香港問題時明確指出,「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未詳細解釋這句話的內涵,隨後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給出了最新解讀。

四中後 港澳辦發文談23條立法重要性

張曉明周六(11月9日)在國務院港澳辦網站發表一篇6000餘字的文章稱,「香港尚未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也未設立相應執行機構,這也是近幾年來『港獨』等本土激進分離勢力的活動不斷加劇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還以澳門為例,稱澳門已經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建立了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及其辦公室,並主動在立法會選舉法中增加「防獨」條款,下一步還將制定和修改相關配套立法。

習近平首提「全過程民主」 對香港有重要啟示

習近平說「全過程民主」是什麼?看懂民主ABC便知道

香港在2002及03年因推動《基本法》23條立法,曾引發一場政治風暴,立法工作擱置至今。各方憂慮,香港仍未從「反修例」中復元,如在此刻再推23條,恐會令香港局勢火上澆油。

更重要是,特區政府如重推23條,從諮詢、討論到立法最少也要1至2年,在立法過程中會遇到很多爭議,在民間也會有很大反彈,香港能否再承受劇烈政治動盪實是疑問。

但觀察者指,只要清楚了解《基本法》及其他相關中港法律,便會知道除《基本法》23條外,還有其他手段能貫徹、滿足中央希望香港配合維護國家安全的訴求。

其一:修訂和激活現有本地法律

國務院港澳辦主管的《港澳研究》雜誌最新一期,刊出題為《香港現行法律和《基本法》第23條的關係︰兼論適應化立法路徑的可行性》的論文指出,23條的維護國安內容,其實可化整為零,納入香港已有的本地法律。

文章指,香港部分現行法律其實可被援引以維護國家安全,但一直以來都成了「沉睡條款」。因此,只要通過替代解釋激活、創設先例,一樣可以達至維護國安的功能。

四中全會公報釋硬訊號 中央或用3招收拾香港局勢

【四中全會解讀】對港政策趨強硬 多層面落實全面管治權

這篇文章舉例,只要對《刑事罪行條例》第2條及第3條進行替換解釋,便能在毋須大規模修訂、新增條款的情況下,禁止「叛國」、「分裂國家」、「顛覆中央政府」等。

據了解,這些法律在港英時代主要針對叛逆英國君主的行為,但多年來沒有執行,至回歸後更變成已過時、但未正式廢除的法律。

二、 執行基本法第18條的規定

《基本法》 18條規定,「全國性法律除列於基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但它同時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三、 《基本法》第8章規定的全國人大釋法

香港主權轉移以來,人大就曾多次就香港具爭議性的問題進行解釋,最近一次是對立法會議員的宣誓進行解釋,結果令多名泛民議員的資格被法庭褫奪。

但也有分析指,上述手法雖毋須實質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惟執行時仍極可能引發激烈議論,反對者很可能會指稱此舉損害「一國兩制」。如何平衡一國對國安的訴求、以及二制下民眾對自由的關切,考驗施政者的智慧。

本報記者:伍樂

按此跟進【香港人權法案】最新進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