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2020】管濤:穩增長不等於GDP要「保6」 應靠改革而非刺激

經濟脈搏 15:46 2019/12/11

分享:

國家外滙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表示,穩增長不等於經濟增速要「保6」,穩增長要依靠改革與調整而非刺激,明年要守的「紅線」除「穩就業」外還有「穩金融」。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中國明年的經濟政策取向如何?國家外滙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表示,穩增長不等於經濟增速要「保6」,穩增長要依靠改革與調整而非刺激,明年要守的「紅線」除「穩就業」外還有「穩金融」。

他認為,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的任務依然突出,在經濟下行壓力客觀存在的前提下,中國宏觀調控宜保持定力,明年應慎用降準降息的總量工具。

警告不顧客觀事實搞強刺激 遲早要被規律懲罰

現任武漢大學經濟學博導的管濤接受路透社專訪時稱,穩健貨幣政策的新內涵是保持貨幣條件與潛在產出相匹配。這意味著,隨著潛在經濟增長減速,中國貨幣信貸增速下行將是「新常態」,貨幣政策對經濟增長將是托底而非推高。

管濤。(中新社圖片)

【中國經濟2020】中南海智囊:中國經濟明年難保6 應以改革「穩5」

【中國經濟2020】緊盯黑天鵝灰犀牛  明年應「保6」還是「穩5」?

他指出,潛在經濟產出(或增長)都是理論的概念,容易定性卻難以定量。關於中國潛在經濟增長的測算結果大相徑庭,但基本趨勢是逐漸下行,這是全社會必須認清和接受的客觀事實。如果不顧客觀事實搞強刺激,則遲早要被規律所懲罰。2008年中國應對全球金融海嘯的強刺激導致經濟迄今仍處於前期刺激政策的消化期。

指「保6」只是一個心理關口

他認為,明年中國經濟有可能穩中趨降。一方面,由於國內促進經濟內生增長的新舊動能尚在切換過程中,投資和消費需求總體疲弱,中國經濟增速有可能慣性下探。另一方面,隨著世界經濟企穩甚至回暖,全球貨幣政策重回寬鬆,外部環境總體有利,加之國內「穩增長」的政策疊加效應,支持中國經濟企穩的動能也在逐步積聚。

在他看來,經濟增長「保6」是人為製造的又一個心理關口。 他指,8月份之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多次逼近7比1的整數關口。每次在關口前總會引起守「7」還是破「7」的激烈爭論,保「7」派一度將破「7」視為洪水猛獸。 8月初,人民幣匯率應聲破「7」,但市場預期穩定、外匯供求平衡,事實證明「7」就只是一個心理關口。

他指,明年要守的「紅線」除「穩就業」外還有「穩金融」。此次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2020年要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其中防化重大風險就是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就「穩金融」而言,名義變量可能比實際變量更重要。例如「穩槓桿」,穩的是名義債務餘額相對於名義GDP的比率。「我們倒是更加相信,基於科學嚴謹的情景分析、壓力測試,得出的名義經濟增長的底線值。即便它可能是『6』,但此『6』非彼『6』。」

【中國經濟2020】經濟專家王一鳴《人民日報》撰文:6%增速非特別分水嶺

【中美貿易戰】 亞開行下調中國明年經濟增長預測至5.8%

預計明年貨幣政策慎降準降息

他稱,預計明年貨幣政策將慎用降準降息的總量工具,而更多側重於創設和完善政策工具,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優化,為經濟高質量發展營造適宜的貨幣環境;通過深化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建設現代中央銀行製度,健全貨幣政策與宏觀審慎雙支柱的金融宏觀調控制度體系。

財政政策要進一步加力提效,繼續落實落細減稅降費政策,實施好積極的財政政策,促進經濟平穩運行;推進財稅體制改革,加快建立現代財政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加強地方政府債務管理,防化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

管濤最後指,改革調整通常都是長期、漸進的,短期效果有限,與市場習慣了的高增長、賺快錢容易形成預期差。而且改革與刺激各有利弊,沒有無痛的政策選擇。他表示,因此,政府一方面要保持政策定力,不為輿論所左右,主動穩定和引導市場預期;另一方面要加強風險監測,擬定應急預案,防患未然、有備無患。

責任編輯:蒯宇澄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