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管軼:錯過黃金防控期 感染規模或沙士10倍起跳

社會熱點 14:11 2020/01/23

分享:

武漢肺炎疫情嚴峻,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接受內地財新網訪問時,對於武漢「封城」實際效果存疑,加上錯過黃金防控期及正值春運,武漢肺炎「爆發是肯定的」。他並指,不似SARS傳播鏈很清晰,這次傳播源已全面鋪開,此次感染規模最終或是SARS的10倍起跳。

管軼為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2003年SARS爆發期間,他與其團隊在廣東發起病原調查和診斷,率先分離鑑定出SARS冠狀病毒並證明果子狸等野生動物是直接來源,通過建議政府取締野生動物市場,遏止SARS再爆發及流行。

「有心無力 很悲憤」 民眾忙辦年貨 政府似乎不作為

不過,近日曾到過武漢觀察的管軼,表示「有心無力,很悲憤」,「連我都選擇做了逃兵」,現在他正自我隔離,把自己鎖在房間裡。

管軼向財新網透露,他和團隊前兩日(21至22日)到武漢,希望可以幫助找到動物源和對防疫工作的合作,但「有心無力,很悲憤。」他稱,當地小東門市場一片祥和、好多人忙著辦年貨,而該市場地面潮濕,衛生狀態十分惡劣,通風設備很差,但只有不到10%的人戴上口罩。

【武漢肺炎】內地確診個案增至571宗、17人死 疫情蔓延至25省市(不斷更新)

【武漢肺炎】廣東4人無去湖北都染病 17病例涉家庭聚集性疫情

他又見了一些當地部門,到了晚上凜判斷,疫情在武漢已無法控制,「就連我這種也算『身經百戰』的人都要當逃兵,於是趕緊定了22日的出城機票」。

但他到機場發現,機場人流明顯下降,但還有個別旅行團出遊,而機場地面沒消毒、只有人手握量體溫;候機室內,只有零星的地方如星巴克放上消毒液。有安檢人員僅用最簡易一次性口罩,他提醒她時,對方稱因為上面擔心影響形象不讓戴,這是她自己準備的。

「這說明即使前兩天中央已經發話高度重視,但當地衛生防護根本沒有升級。我當時就想,這都要『戰爭狀態』了,怎麼還沒拉警報啊,百姓好可憐,還在安心準備過大年,完全對疫情無感啊。」管軼說。

對於武漢封城,他認為已經錯過黃金防控期,效果並不樂觀,首先春運大潮已快結束,洶湧人群出城可能都是移動的病毒,而已出城的人,會否或懂不懂怎麼自我隔離。「我看當地政府似乎不作為,連個隔離指引也沒有給到出城的人」。

「武漢肺炎國家已經下發文件,採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但以我親自觀察調研所見,到22日武漢還是一個不設防的城市。」他說。

傳播源已全面鋪開 「這次我怕了」

對於未來疫情走勢,管軼稱「爆發是肯定的」。他解釋,「武漢通九省」,加之錯過黃金防控期、以及春運大潮,有些人不作為。

他稱自己經歷過禽流感、SARS、甲流H5N1、豬瘟等,但對這次武漢肺炎,「我真的感到極其無力」。他認為根本沒法跟SARS疫情相比較,指當年SARS最初是珠三角幾個城市發病,之後是北京和香港,而SARS6、7成感染者都是來自個別超級傳播者,傳播鏈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幾個人的接觸者就可以了。「但是這次,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了,要做流行病學調查已經做不了了。而且控製成本,應該要幾何級數字計」。

他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最終可能會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財新網報道,管軼透露,在武漢找尋動物源頭吃了不少閉門羹,願意合作的科研機構不多,指他們管理慣性,或認為自己更有能力。最關鍵是,他指當時華南海鮮市場封掉、洗地,「犯罪現場」都沒了,沒有證據怎破案。他表示,追溯動物源是個比較複雜的過程,不可能隨便找到一個帶有病毒的動物,就歸是元兇,需要規模和體系等科學分析。

責任編輯:伍樂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