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封城首8天發生了什麼事?法媒直擊武漢「鬼城」(多圖)

社會熱點 17:21 2020/02/12

分享:

【武漢肺炎】法新社發出長篇報道,記述採訪團隊進駐武漢市8天,直擊武漢市與外界隔絕後,城內天翻地覆的生活樣貌。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上月23日武漢封城,新型冠狀病毒之後如何蹂躪這座華中大城市,外界所知不多。法新社發出長篇報道,記述採訪團隊進駐武漢市8天,直擊武漢市與外界隔絕後,城內天翻地覆的生活樣貌。

人口約1100萬的武漢市在1月23日遭遇空前的封城,以防致命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擴散。新型冠狀病毒據信是從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傳到人類身上,已在中國造成逾1000人死亡。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不止 武漢史無前例宣布封城 交通停運禁市民離開

法新社採訪團隊是在武漢封城當天進駐,在接下來的一週記錄到民眾遵循防疫措施、武漢人失落絕望的心情,以及當地民眾勇於面對的精神。

● 第一天:全面封城

1月23日凌晨,中國政府宣布暫停武漢對外的空中、公路與火車交通。時值農曆年前夕,中國雖突如其來宣布封城,在上午10時封城令生效前甚至大多數人都沒連嘗出城;少數還在街上遊走的當地人,也都還遵守在公共場所戴口罩的新規定。

【武漢肺炎】疫情最新進展 緊貼追蹤

【武漢肺炎】疫情見頂?除湖北外 其他省份確診病例已大降超40%

武漢火車站當天稍晚開始關閉,警察趕離車站內最後一批旅客。一向熙熙攘攘的機場變得空盪無人,就連幾個小時前負責篩檢乘客發燒的官員,也都一一離開。

通往武漢的高速公路跟武漢其他道路一樣,路上都沒有車輛。武漢市跟世界切斷聯繫,民眾擔憂自已遭到感染,將自已關在家中。

● 第2天:除夕夜

本應是熱鬧歡愉的除夕夜,街上店家都關門,整座城市瀰漫著詭異的寧靜,一般在中國城市街道隨處可見的公安人員也不見人影;礄口區著名的京漢大道像是被世人遺棄般,一處繁榮商業區內的精品店,也都拉下鐵門。

本應是熱鬧歡愉的除夕夜,街上店家都關門,整座城市瀰漫著詭異的寧靜,一般在中國城市街道隨處可見的公安人員也不見人影。

在武漢南部一棟20層建築的小公寓內,53歲婦人王艷紅(音譯)招待一團外國記者跟他們一起過農曆新年。她的先生準備了各式各樣的豐富菜餚,桌上還擺了一瓶當地釀造的紅酒。

但屋內一點都沒有慶祝氣氛,因為武漢全面封城,他們的25歲兒子回不了家,無法跟他們吃團圓飯。王艷紅感傷地說:「這是他第一次沒有回家過年。」

● 第3天:大年初一 走春變擠藥局

以往大年初一,歸元寺通常都會湧入數十萬人慶祝新年,但今年卻大門深鎖。一名穿著制服的男子告訴法新社,「為了防堵病毒擴散,現在禁止進入。」

城內往年例行的走春,這次變成必須憂心忡忡地衝到藥局,而迎接客人的是全身防護密不透風且戴著雙層口罩的店員,藥局也限制每人只能購買兩盒退燒藥。

【武漢肺炎】復工首日 首都北京宣布「半封城」防控新冠肺炎疫情

【武漢肺炎】管軼:錯過黃金防控期 感染規模或沙士10倍起跳

城內往年例行的走春,這次變成必須憂心忡忡地衝到藥局,而迎接客人的是全身防護密不透風且戴著雙層口罩的店員,藥局也限制每人只能購買兩盒退燒藥。

鼠年第一天的廣播節目一點也不喜氣,盡是關於防範病毒入侵的訊息,還有呼籲聽眾戴上口罩、播放幫武漢人打氣的rap,激勵他們相信能打敗病毒。

● 第4天:醫院擠爆 遺體數小時無人處理

在法新社採訪團隊造訪的各大醫院,民眾都必須排很長的隊伍才看得到醫生。等待看病的時間實在太漫長,有些人乾脆自己帶椅子來坐。

在法新社採訪團隊造訪的各大醫院,民眾都必須排很長的隊伍才看得到醫生。等待看病的時間實在太漫長,有些人乾脆自己帶椅子來坐。

【武漢肺炎】內地人口流動是沙士6倍 大城市未來4周受考驗

【武漢肺炎】疫情最新進展 緊貼追蹤

一名發著燒的30歲男子準備徹夜排隊,希望天亮後可以看到醫生。他說:「我已經跑了各大醫院兩天了,我都沒睡。」

民眾主動找上外國記者,向記者描述他們在其他醫院看到的悲慘景象,這在中國並不常見。一名目擊民眾說:「這看起來就像是恐怖片。」他跟法新社說,有些遺體甚至好幾小時都無人處理。

● 第5天:武漢當自強

自當天午夜起,當局禁止所有非必要的交通,計程車也被當局徵集。

在武漢郊外,前幾天才抵達的數以百計人,已經開始從頭建造兩棟醫院。在一大片泥濘的土地上,起重機與挖土機忙個不停,以趕著在數天內蓋好有1000個床位的方艙醫院。

一名男子說:「我們必須動作快一點,這樣才能擊敗病毒。」他這幾天每天工作9個小時,晚上在工地附近睡覺。

【武漢肺炎】鍾南山指潛伏期可達24天? 恐顛覆全球防範新冠肺炎措施

民眾主動找上外國記者,向記者描述他們在其他醫院看到的悲慘景象,這在中國並不常見。一名目擊民眾說:「這看起來就像是恐怖片。」他跟法新社說,有些遺體甚至好幾小時都無人處理。

政府指示民眾待在家中,但有些人不顧可能染病的風險,冒險跑出來協助患者。一名林姓男子與其他志工發揮善心,開車運送患者往返醫院。他站著一間診所外頭,等著把一名病人載回家時說:「我們必須主動伸出援手。」

● 第6天:外國醫生展大愛

武漢市封城第5天,外國開始計劃從武漢撤出僑民,但住在武漢8年的法國人芮米(Remy),沒有想要離開的念頭。33歲的芮米帶著藍色口罩說:「現在這裡沒事。」他連家門都沒邁出一步,與一群急著離境的多明尼加學生成鮮明對比。

法國醫生克雷恩(Philippe Klein)也留下來。

他說:「(留下)我非逞英雄,有經過深思熟慮,我覺得這是我的工作。」

● 第7天:飯店如鬼城

武漢馬哥孛羅酒店依舊歡迎房客入住,是武漢少數幾家還沒關閉的飯店之一,只不過飯店規定必須戴上口罩、測量體溫,且不能上餐館。

踏進飯店會察覺氣氛很有點詭異,接待處空無一人,飯店內靜悄悄一片,隨處可見的年節裝飾反變得不搭調。

飯店工作人員害怕被傳染,將餐點送到寥寥無幾的客人房間內。每當房客進出飯店,保全就會測量他們的體溫。

● 第8天:死亡氛圍感染街頭

一名60多歲男子的遺體,僵硬地躺在一家關門的家具店門前,離醫院不遠,臉上還戴著口罩。

一名60多歲男子的遺體,僵硬地躺在一家關門的家具店門前,離醫院不遠,臉上還戴著口罩。

穿著防護衣的工作人員採取了萬全措施,才接近遺體。法醫團隊在檢查遺體後脫掉防護衣,接著衛生人員馬上消毒。

工作人員之後將遺體放入黃色手術袋中,以廂型車載走,民眾憂心地在旁看著,有人說:「真的很恐怖。這些天看到太多人死亡了。」

責任編輯:伍樂

【武漢肺炎】擴散,緊貼最新疫情影響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