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當選】拜登對中國態度 恐如中美關係插水

國情動向 09:33 2020/11/09

分享:

【拜登親中?】拜登對中國態度 恐如中美關係急轉直下

美國大選點票有新進展,拜登拿下賓夕法尼亞州後,已獲270張選舉人票,意味擊敗共和黨的特朗普,勝出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時值中美關係陷入建交以來最低谷,拜登中國政策尤其令人關注。特朗普陣營經常將拜登描述成「親中」,拜登與中國打交道確有超過40年歷史,但拜登從過去稱歡迎中國崛起,到現在視中國為美國頭號戰略挑戰,這態度的轉變,正正好比中美關係數十年來發展。

美國傳媒更稱,在拜登陣營眼中,中國已不再享有過去的「無罪推定」。拜登今天雖未否定過去中美接觸,但美國政界當年令中國向西方靠攏的幻想,相信已不復存在。即使拜登入主白宮,中美關係對抗仍然增易減難。

拜登當選在望 中美關係7種新可能

就在不到20年前,拜登與不少美國政壇中人仍期望,美國可以用接觸改變中國,讓中國變成他們理想中的國家。美國參議院前助手Frank Jannuzi記述,拜登2001年訪問中國時,曾向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表示,美國歡迎中國在全球舞台繁榮、融入地冒起,因為美方預期這會是一個「遵守規則」的中國。

那是拜登首次以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身份外訪,美國同年促成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拜登當年與中國官員談到導彈技術擴散、人權及台灣等棘手議題,他回國後向傳媒亦傳遞了相同信息:美國歡迎中國崛起,因為大國會「守規則」。

19年後,拜登第3次參選美國總統,並首次獲提名成為民主黨候選人之際,中國的確崛起了,只是在美國眼中是個心腹大患。美國兩黨在國會達成對華強硬共識,加上特朗普大打中國牌,又多次攻擊拜登對華「軟弱」下,拜登就香港、新疆等議題批評北京,又揚言假如中國嘗試限制美國公民或企業言論自由,自己當選後會「迅速經濟制裁中國」。

拜登由鴿轉鷹 拜登中國政策言論逐句睇

拜登外交團隊 鷹派程度或不輸特朗普

《紐約時報》綜合拜登本人與他身邊十多名顧問訪問指出,拜登現時已經視中國為美國「頭號戰略挑戰」(top strategic challenge)。拜登上半年也在《外交政策》雜誌撰文,表明「美國需要對中國硬起來」。

拜登曾盼望改變中國 中美新世紀卻愈走愈遠

拜登與中國淵源甚深。他最早到訪中國是在1979年,當年美國參議院首次派團訪問新中國,與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見面,而中國亦於同年啟動改革開放。拜登2011年以副總統身份訪華時,也熱衷地提起首次訪華經歷,指自己「當年就相信我現在相信的事,中國崛起對中國、美國以至世界都是正面進展。」

拜登同時也是中國人權的強烈批評者。六四事件後,拜登在美國國會提出法案,推動華府資助媒體在中國宣傳民主價值,最終促成自由亞洲電台在1996年成立。

但另一邊廂,拜登亦意識到對華人權外交的局限。美國國會1991年以人權為要點,激烈辯論是否給予中國最惠貿易待遇時,拜登主張,美國首要考慮是防止中國向伊朗及敘利亞出售導彈,因為否則會危及以色列安全。

【美國大選】不想點剩下選票?特朗普若輸中美恐更危

美國在世紀之交決定讓中美貿易正式正常化,為中國加入世貿開綠燈時,拜登與不少國會議員都認為,讓中國融入世界,有助改變中國內部政經與社會結構,令中國變為「有建設、負責任」的一員。

不過在往後,美國因遭受911恐襲而將焦點轉向中東,泥足深陷多年並元氣大傷;中國則把握住戰略機遇,從政治、經濟、軍事上急速冒起,惟卻沒有向美國人認為「正確」的方向進發。中國反而對自己的制度變得更加自信,更加敢於捍衛中國主權,而外國企業雖然在中國市場也分得甜頭,但所遇困難和競爭環境並未如他們預期的減少和改善。

拜登出任副總統期間,奧巴馬政府已試圖將美國外交重新聚焦應對中國,「重返亞太」,但美國這一着又在相當程度上遭到特朗普削弱。特朗普退出了奧巴馬政府與亞太11國締造、排除中國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特朗普「美國優先」主張亦使美國在其盟國之間不得人心,損害了美國領導地位。

拜登壓制手段有別特朗普 對中國來說有辣有唔辣

助手:拜登認為習個性強硬、深信中國模式

拜登若當選美國總統,他對中美關係的處理相信會比特朗普穩妥,但兩國超級大國到底應該如何管控意識形態分歧,他並無明確答案。拜登5月曾向《紐時》指出,自己2011至2012年多次與習近平見面時,曾嘗試搞清楚中美建立「好勝不好戰」(competitive but not bellicose)的關係、不是基於力量的關係是否可行。

奧巴馬任內東亞與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Kurt Campbell回憶稱,拜登當時覺得,習近平是個強硬、不感情用事的人物(tough and unsentimental),後者質疑美國的力量,並相信中國共產黨的優越性。拜登在一次白宮會議上更向顧問表示:「我認為我們應對此人會手忙腳亂。」(I think we've got our hands full with this guy.)

如今,拜登雖然未至於認為美國過去與中國接觸失敗,但也再沒有談到要改變中國,反而更在於復興美國。拜登眾顧問認為,美國必須以自由價值和經濟創新,重掌美國領導地位,這樣才可號召志向相同的國家聯手約束中國。拜登顧問 Jake Sullivan 6月曾表示,美國應該「減少聚焦如何阻攔中國前進,而更多把注意力集中在怎樣令自己加速」。

【賀錦麗中國政策】照樣強硬 但中美這些事情有得談

拜登會否推翻特朗普政策 並未可知

對於特朗普對中國推出的措施,拜登未有明言自己當選的話會否撤銷關稅,也沒有承諾會讓美國重新加入TPP。這兩項議題在競選之中,都可能觸及基層藍領選民神經。至於中美科技戰,拜登會否「放生」華為也是個未知之數。

在應對氣候變化、伊朗與北韓核問題、公共衛生等議題上,拜登則有意繼續中美合作。但假如特朗普政府鷹派在未來數月絕地反撲,離開房間前為中美關係投出手榴彈,也不排除會影響拜登未來與中國合作空間。

【拜登中國政策】重使美國號令諸侯 中國挑戰恐更大

可以肯定的是,若拜登入主白宮,他和中國打交道40多年的歷程會到達高潮。

中美一個是冒起中的超級大國,一個是守成的超級大國,兩國意識形態與發展方向截然不同,加上民族主義情緒都在升溫,更大程度碰撞幾已無可避免。《紐時》指出,在拜登一眾顧問眼中,中國在過去幾年已不再享有「無罪推定」(benefit of the doubt)。中國外長王毅近日則表明,中國無意改變美國,更不想取代美國,而美國也不可能一廂情願地改變中國,更不可能阻擋14億中國人民邁向現代化的歷史進程。

拜登當選照圍中國「得歐洲者得天下」

拜登這樣說中國 稱最大威脅俄羅斯

拜登稱若當選將晤達賴喇嘛 就西藏問題制裁中國官員

緊貼中國國情最新發展,Bookmark hket.com中國頻道

跟進【中美角力】新形勢,立即了解

立即訂閱 讚好《香港經濟日報 hket.com》粉絲專頁

責任編輯:連兆鋒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