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外管局副局長: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 打破封鎖圍堵風險

經濟脈搏 18:18 2020/09/26

分享:

中美角力延燒,金融領域成為戰場之一。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陸磊表示,要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以更高水平的開放,打破封鎖和圍堵風險,積極融入和擁抱世界金融的體系。

陸磊周六出席全球財富管理論壇上海峰會時,提到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疫情令大變局加速的變化,可能將面臨更多逆風逆水的外部環境,必須做好應對一系列新風險挑戰的準備。與此同時,世界經濟低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因非經濟因素而面臨衝擊,逆全球化趨勢下,新興市場實體經濟和金融市場波動或加劇,對風險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對外開放 中國面對3大挑戰

他認為,面對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中國面對三大挑戰。一是市場主體發育程度不夠成熟,現有市場主體的創新、風險管理和海外業務的能力有待提高。二是金融基礎設施建設有待完善,而支付清算系統提高,有利提升主權貨幣國際化進程。第三個挑戰是開放順序和前置條件,有觀點認為,要先實行人民幣匯率的清潔浮動,再推動金融市場開放,即匯率改革優先論。

方星海:人民幣倘更國際化 中國抗金融脫鉤能力會大增

數字貨幣試推提速 突圍中美金融脫鉤戰 ?

針對這些挑戰,陸磊提出4點。第一,要擴大金融業的對外開放,順應市場主體需求,以更高水平開放打破封鎖和圍堵的風險,積極融入和擁抱世界金融的體系。

建設人民幣金融資產為核心資產的國際金融中心

第二是建設以人民幣金融資產為核心資產的國際金融中心,推動離岸和在岸市場規則與國際接軌,促進中國和全球金融市場的互聯互通,培育全球交易市場。

三是要穩步審慎推進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完善貨幣調控體系,培育市場基準利率和收益率曲線,逐步形成市場化利率調控體系,增強匯率彈性,發揮匯率調節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的自動穩定器作用,用改革疏導貨幣政策傳導。第四是建立與更高水平開放相適應的金融監管體系,完善跨境資金流動的宏觀審慎和微觀合規兩位一體的管理框架,保持微觀政策的跨週期的穩定性、一致性,可預期性。

他強調,開放是一盤棋,必須通盤思考,不可以孤軍獨進,底層的機構能力、制度建設、市場效能是相互關聯的決定性因素。只有通過金融市場開放,制度變革和機構能力提升才可以成為可能。當今人民幣國際化會面臨種種風險,但是推進國際化的進程是歷史必然。

【中國經濟】抗美圍堵擴大開放 一文看懂京皖浙自貿區各自分工

【中美角力】中美危險兩月 京立「開放」基調避脫鈎

另外,陸磊透露中國人民銀行及外管局,正深入研究未來五年推動資本項目開放的主要內容和關鍵環節,總體考慮主要包括,推動少數不可兌換項目的開放,提高可兌換項目的便利程度,提高交易環節對外開放程度。為了更好支持實體經濟,拓展投融資渠道,在股權直接投資層面,外管局正在研究修訂QFLP(合格境外有限合夥人)和QDLP(合格境內有限合夥人)規則,大力發展私募股權投資的國際化路徑,逐漸形成全球投資基金發展和管理新模式。

責任編輯:林佩怡

緊貼中國國情最新發展,Bookmark hket.com中國頻道

跟進【中美角力】新形勢,立即了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