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生代智囊「只知中國新一面」 美國恐難再體諒

國情動向 09:00 2021/02/23

分享:

拜登新生代智囊「只知中國新一面」 美國恐難再體諒

美國拜登政府尋求與中國激烈競爭,同時合作且避免衝突,平衡相當複雜,拜登背後團隊思維亦令人關注。拜登政府起用了不少美國新生代戰略學者擔任顧問,這批人有可能左右未來數十年中美關係,影響重大。有意見認為,美國新生代戰略學者與老一輩「中國通」有一大明顯區別,那就是他們只看到中國新的強勢一面,對中國的包容和體諒恐怕不比前輩。

拜登外交團隊中有一批年僅三四十歲左右的新生代,包括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格維茲(Julian Gewirtz)。格維茲畢業於哈佛大學、牛津大學,他從小就學習中文,2009年曾在中國《財經》雜誌社實習,在美國人之中相信對中國實況非常熟悉。

格維茲曾擔任奧巴馬政府能源部顧問,去年8月加入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任中國研究高級研究員。

格維茲去年底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上撰文,稱中國認為美國正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而特朗普政府行徑進一步鞏固了這種判斷。他指出,美國需要要向中國證明美國仍然強大,美國要與中國有效競爭,在國內重振經濟基礎、技術優勢和民主制度。

拜登抗中國政策「二缺一」 專家:亞洲盟友難跟隊

拜登對華80後智囊 曾在北京《財經》實習

拜登顧問團另一位新生代代表,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高級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杜如松此前是布魯金斯學會中國戰略研究部主任,今年初跟拜登政府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聯合在《外交事務》撰文,提出美國有必要重新與亞洲接觸,針對貿易、供應鏈等議題在七國集團(G7)的基礎上邀請澳洲、印度及南韓組建「民主十國」(D10)等。

專家認為,從拜登政府的智囊團可以看出,美國對華政策團際已經出現「代際轉換」。

清華大學國際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員達巍表示,三四十歲一代研究中國問題的美國智庫人員,正在大舉進入決策層,會逐漸主導美國的對華政策。他們中的一些人對華態度,會和傅高義(Ezra Vogel)等老一代美國「中國通」有明顯區別。

達巍解釋,美國老一代智囊見證過封閉落後中國,因此對中國更為包容和體諒,而新一代只看到改革開放後強大的中國,他雖然知道中國封閉落後的這段歷史,但並不感同身受,因此從一開始就把中國看成是要應對的強國、大國。

拜登「少帥」:中國已認定美國衰落

聯手遏中國成事?拜登約翰遜終成歡喜冤家

但分析認為,相比特朗普政府,拜登政府對華團隊無論如何都相對容易預測。丹佛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趙穗生稱,相比特朗普在執政後期明顯將美中關係引向新冷戰,損人不利己,拜登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者而非敵人」,他的外交政策班底都是長期執政的建制派,這就決定了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更具可預測性。

趙穗生相信,拜登本人以及他所重用的這些智囊,基本上是國際主義者,他們對國際多邊議題非常重視,內心也認為這些議題只有美中合力才能應對。因此拜登時期的中美關係,至少可以維持在一個相對穩定的水平。

拜登3提「拐點」籲抗中國 美媒:欠創意面4難關

德州停電凸顯美制度不及中國?中紀委這樣評

拜登說領先 美國智庫竟稱中國高鐵「落後」結果這樣

緊貼中國國情最新發展,Bookmark hket.com中國頻道

跟進【中美角力】新形勢,立即了解

立即讚好《香港經濟日報 hket.com》粉絲專頁

責任編輯:連兆鋒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