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從唐代看中國科技傳統:與西方互補而非競爭

國情動向 15:18 2021/04/08

分享:

日媒從唐代看中國科技傳統:與西方互補而非競爭

中國和以美國為首西方科技與制度競爭加劇,美國總統拜登也提到中國正大力投資數字基建,警告美國已經落後。日本傳媒以中國唐代歷史為例,表示中國科技發展向來重視實用主義,與西方重視理論探索其實有著互補而非競爭的關係。日媒比喻,西方科技擅長「由0到1」的突破,而中國則往往在應用方面更勝一籌,將「1」發展成「100」。

《日經亞洲評論》發表文章,稱人們往往會說,西方公司擅長實現「從0到1」的突破,而中國企業最擅長的是應用階段,即「從1到100」的工作。

例如人工智能方面,Google人工智能實驗室DeepMind,2016年開發的人工智能程序Alpha Go,擊敗圍棋世界冠軍李世石。這技術突破迅速被數百家中國公司,應用於公共安全到醫療保健等一系列實際層面,催生了中國人工智能黃金時代。

文章表示,中國科技的實用主義,以及國家對科技發展的核心作用,在歷史上有更深的根源。縱觀中國歷史,科技始終被視為一種實用工具,服務於維持良好治理的更大目的。科技總是由政府組織,由官員管理,並作為一種治理手段。

拜登談中國怒拍講台:你們半年後就會報道他們超前!

官媒曝北京冬奧「黑科技」 冰球比賽可以這樣看

文章提及,中國古代科學工作有嚴格制度安排。科學技術被嚴格地從治理的角度來看待,只要對經濟和民生有用,即等於有意義。凡是與治理有關的科技工作,都由相應的官方機構組織管理,政府任命官員掌管其事務。

例如在唐代,算學是中央設立的六學之一,國家還安排了單獨的部門研究醫學、曆法計算和天文學等學科。這些部門由官員組成,他們也是數學家、天文學家和醫生,或由皇帝任命,或由大臣推薦,或從科舉考試中選拔。上級部門定期對這些科學家官員考核,以決定他們的降職或升遷。

文章認為,中國古代的世界觀和宗教信仰,使嚴謹的自然科學研究在哲學層面上顯得不太重要,這強化了對技術實用性的關注,降低了科學理論的重要性。因此,中國古代的科技發展是絕對的實用主義。這與古希臘人偏重於純思辨而忽視實用性的態度,形成鮮明對比。

中國科學家自古大多研究農業、天文、算學、醫學等,這些與國家事務密切相關的領域,也在這些範疇取得最大成就。中國古代的創新成果很多,如造橋、灌溉系統、木製建築、播種機、造紙、印刷等。這有助解釋為甚麼西式科學理論從未在中國紮根,例如中國古代工程師能夠建造沿用幾千年的灌溉系統,但從未好奇更深層的重力原理。

AI科技戰超昂貴 美需每年投3100億擺脫中國追趕

美科技業與拜登唱反調?逾半業者指過度封殺中國

文章續稱,中國現在當然已完全融入21世紀的現代科學界,但上述因素可能會在潛意識中,繼續影響中國科技行業。中國的科技企業家在個人和制度層面上,仍然表現出強烈的實用主義。美國矽谷的創業公司被認為是使命驅動型,中國的創業公司則更多是市場驅動型。

中國政府在科技發展中仍然扮演重要的角色,如從制定政策到分配研究基金,再到資助初創企業。西方科技公司將消費者視為最終的利益相關者,而政府對中國公司而言才是關鍵。

文章指出,這意味著中國科技的歷史傳統,與西方的方法論具有很大互補性,這不是競爭的理由,反而為合作提供了更大的機會。

烏克蘭把西奇收歸國有 中美科技戰第三國「開火」

內媒:全球「芯荒」 3大內地汽車廠商這樣應對

國產7納米GPGPU芯片面世 或打破這兩家美企壟斷

緊貼中國國情最新發展,Bookmark hket.com中國頻道

跟進【中美角力】新形勢,立即了解

立即讚好《香港經濟日報 hket.com》粉絲專頁

責任編輯:連兆鋒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