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艙出院後「無家可歸」 52歲男子上海街頭漂泊23天

社會熱點 15:52 2022/05/14

分享:

分享:

上海疫情趨緩,越來越多人走出方艙醫院,儘管官方要求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撓出院患者返回居住地,然而一些流動人員由於種種原因仍不得不在街上漂流。

據澎湃新聞報道,二十多天前,4月15日,52歲的陳朝松從上海世博方艙醫院出院。以前他借住在朋友的裁縫鋪里,出艙後朋友婉拒了他,沒了去處,只好露宿街頭,他搜尋背風的台階,溜進空置的拆遷房,也住過帳篷,同時一直在招聘群裡尋找征詢方艙志願者的工作,希望找到容身之所。

流動人員不得不在街頭漂泊

根據上海的政策,出艙人員由各區通過「閉環轉運」,「點對點」地送回居住地,進行7天居家健康監測。各區村委、業委會、物業公司等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擾治癒的出院患者和解除醫學觀察人員返回居住地。事實上,絕大多數出艙人員都順利回家。

然而,由於居住環境擁擠,抑或沒有常住地,屬於流動人員等種種原因,一些人出艙後不得不開始漂泊的日子。

上海疫情現曙光?出院出艙2.3萬人超過新增陽性人數

上海增近2.5萬感染再創新高 市衛健委:不得阻出院人士等回家

出艙頭天晚上,陳朝松就近在東街一帶露宿。那幾天恰逢上海下雨,他說其他都好對付,但他沒被子,「外面風大,晚上有點冷」。

他加了很多招工微信群,每天有通知跳出,比如招聘方艙醫院志願者、物資裝卸工、看管樓棟人員、公廁保潔。可惜,合適的機會不多。有一次,一條方艙醫院志願者的招聘信息吸引了他,一天800元(人民幣,下同),看到消息後他馬上跟招聘人員私聊。然而卻因為年齡超過了50歲的限制而被拒絕。

出艙23天後,他終於找到一份臨時包吃住的工作,他在一個居民小區負責看管一棟封控樓,白天給樓內居民收垃圾、配送快件,對樓棟角角落落進行消殺,晚上睡在底樓一張行軍床上,一天賺400元。

報道指,陳朝松的境遇並非孤例。一位住家保姆說,出艙前僱主結完工資,告訴她別再來了。

另一名男子唐全與四五人合住一間不足10平方米的屋子,4月23日他從方艙醫院出院後先回了租住地,沒能進去。樓組長指樓內空間狹小、煤衛共用,不具備居家隔離條件,「萬一他復陽了,樓裡其他人怎麼辦?」

他是亞龍國際一名保潔員,於是又到公司求助,公司也表示無能為力。亞龍國際物業相關負責人孫先生對澎湃新聞記者解釋,商務樓不具備隔離條件,沒辦法接收出艙員工。最終唐全在街上找了一塊空地自我健康檢測7天。

此前內地亦報道有上海保姆因無處可去,居住在電話亭。

【上海疫情】封控1個月員工被困辦公室 金融遊說團體促當局允輪換

上海推進商貿企業復工復市 員工不能回家需閉環管理

責任編輯:袁瑋婧

 

開啟hket App,閱讀全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