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否壓縮美元儲備免被武器化?內媒:4原因不可取

經濟脈搏 09:58 2022/06/08

分享:

分享:

中國應否壓縮美元儲備免被武器化?內媒:4原因不可取

西方在俄烏戰爭下將儲備貨幣武器化,美國、歐盟凍結俄羅斯央行外匯儲備等俄官方資產,觸發外界擔憂以美元、歐元資產作為其儲備是否安全。中國外匯儲備規模達3萬億美元之上,社會近日議論是否有必要維持如此龐大規模,有意見認為應減少美元等西方貨幣儲備,以免受制於人。不過,簡單否定外匯儲備亦不可取,有內地傳媒列出4大原因,並建議中國以另類辦法應對。

《中國新聞周刊》報道,近期有聲音建議壓縮外匯儲備規模,同時加快調整官方儲備資產的結構,加速推動「去美元化」、大規模拋售美債、增加黃金儲備。

這類主張理由在於:中國外儲規模和對外凈債權頭寸均遠高於俄羅斯,極端條件下,資產一旦被歐美凍結,意味更高的制裁損失風險;而且,過多的外儲也造成了投資損失,突出表現為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投資收益卻長期處於逆差狀態,美元儲備過多也面臨較高貶值風險。

然而,另一派觀點支持繼續保有巨額外儲。他們認為,面對新的安全形勢理應未雨綢繆,但簡單否定外儲作用、通過壓縮規模來降低風險的做法並不可取。原因在於:

一,中國外儲現狀是由國情決定的。作為全球制造業大國,中國常年保持大額貿易順差(2021年為6764億美元),巨額外儲既是貿易結算積累的必然結果,也是美元主導的國際信用貨幣體系下,保障中國貿易支付結算正常運轉,防範國際熱錢衝擊、維護金融穩定的客觀需求。

二,壓降外儲規模的初衷,是降低對美元主導的國際金融體系的依賴,但這需以人民幣國際化程度大幅提升為前提。當前人民幣作為國際支付結算和儲備貨幣的地位依然不高,加快資本項對外開放、擴大人民幣跨境使用、加速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建設等,應是更優先考慮的事項。

三,「去美元化」、大幅增加黃金儲備可能引發向「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倒退。「布雷頓森林體系」實行美元和黃金掛鉤、其餘貨幣和美元掛鉤,實質是以黃金為錨的實物本位制。其核心缺陷在於限制了貨幣供應量,難以匹配經濟發展和社會財富的增長。考慮到全球黃金供應量有限,大幅增加黃金儲備不僅操作困難,還可能引發通縮、對經濟造成較大傷害。

四,簡單壓降外儲規模、強推「去美元化」的效果也存疑。壓縮外儲規模只是降低了風險敞口、潛在損失依然巨大,不僅短期操作難度大,還可能引發匯率波動、金融不穩定等其他方面的風險。俄羅斯事前雖已做了長期準備,在本輪制裁下仍有半數國際儲備資產被凍結;且其應對制裁的核心手段是「出口盧布結算」、「盧布綁定黃金」,推動去美元化、調整外儲幣種結構效果並不明顯。

文章指出,按照國際標準衡量,中國當前沒有降低外儲規模的必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報告顯示,中國未經資本管控調節,和經資本管控調節的外儲充足率,已由2017年分別的97%和157%,降至2020年的75%和120%。

這意味著,隨著中國經濟體量擴大,如果沒有資本管制,外儲安全線應達到4萬億美元,現實中有資本管制下,至少也應保持在2.5萬億美元以上,故當前3萬億外儲規模並不算大。

文章稱,保障外匯儲備安全不應僅僅聚焦於其規模,而是要融入中長期國家安全戰略全局,結合中國在經貿、金融、產業鏈等方面的地位通盤考慮。

假如歐美制裁中國,同樣會面臨難以承受的損失。一方面,中國在全球產業鏈、價值鏈中的地位和重要性明顯高於俄羅斯,同歐美的經貿關係也更密切;另一方面,歐美在華投資資產規模巨大,截至2021年底,中國國際投資頭寸表顯示的負債端金額超過7.34萬億美元,全口徑外債情況表顯示的外債總額超過2.74萬億美元。此外,人民幣的國際化水平也明顯高於盧布,金融反制能力更強。

有見及此,持續強化產業鏈安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更為重要。關鍵仍然在於推動科技創新和產業轉型,升級全球制造業中心地位,強化同歐美國家的經貿聯繫,同時加快資本項目開放、擴大人民幣跨境使用,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將外儲安全根植於強大的經貿和金融「護城河」之上。

彭博:中國今年穩經濟政策規模已超5萬億美元 或繼續加碼

美國聚焦中國挑戰 承諾向東盟提供1.5億美元 吸引力恐有限

中國2月外儲報3.21萬億美元 按月減78億美元錄兩連跌

緊貼中國國情最新發展,BOOKMARK china.hket.com 中國頻道

責任編輯:連兆鋒

開啟hket App,閱讀全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