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帶一路如受俄烏戰爭阻斷怎辦?中央智囊這樣說

國情動向 11:08 2022/07/19

分享:

分享:

中國一帶一路如受俄烏戰爭阻斷怎辦?中央智囊這樣說

俄烏戰爭久拖不決,加上歐洲呈現出將意識形態對抗置於經濟發展前的傾向,中國「一帶一路」貫通大計有長期受阻風險。中國政府智囊學者認為,一帶一路正受俄烏戰爭多方面影響,但影響相信是相對短暫的,而即使俄烏戰爭及其衝擊真的長期化,中國一帶一路大計亦有很大回旋餘地,因為世界秩序正在深遠變革,「非西方世界」正以更快速度崛起。

復旦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以及復旦大學一帶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黃仁偉,近日現身東方衛視《這就是中國》節目,談到俄烏衝突對一帶一路的影響。黃仁偉認為,這主要體現在三方面。

黃仁偉指出,俄烏衝突對一帶一路直接影響,第一位的就是大通道。一帶一路一般都要經過俄羅斯進入歐洲,從白俄羅斯到波蘭或者到波羅的海,然後進入歐洲。「這條大通道目前是受影響的。」

第二個影響就是投資。「我們在烏克蘭有投資,在波羅的海有投資,當然在俄羅斯、白俄羅斯都有投資。這些投資收益的穩定性,這些投資項目能不能做完,都有影響。」特別是在烏克蘭目前作為戰場,在烏克蘭的一些基礎設施和大的工程都會停下來。

第三是貿易問題。貿易總體上還是正常進行,但是因為前景不明,所以從中國本身的利益和東歐國家、俄羅斯的利益來說,希望戰爭能夠盡早結束,能夠盡快恢復和平,用談判來解決問題,讓正常的經濟運作可以恢復起來。

衝突若長期化 一帶一路仍有路線可選

黃仁偉稱,俄烏衝突對一帶一路影響是短期的、暫時的,因為歐盟還在考慮要把這條通道保持下去。現在中歐班列確實受到俄烏衝突的影響。如果戰爭在幾個月裏頭結束,那麽半年以後就可以恢復正常,損失也就半年多。

但他表示,如果戰場形勢長期化,那麽一帶一路就要調整。第一條如果通俄羅斯的這條線被阻斷了,就走中亞裏海這條線再走中吉烏到伊朗 、土耳其這條線,那麽中線和南線就加大力度取代北線。

「也許南線中線剛剛修好的時候,北線又通了,這也有可能,這樣就三條線路都通了。所以,將來有一天我們會突然發現歐亞大陸第一大陸橋、第二大陸橋、第三大陸橋全都通了。」又或「原來走西面這一塊的要向西南、東南或者中亞、南亞、西亞、東南亞、東北亞,還有非洲、拉美這些板塊投放,所以中國回旋餘地大。」

亞洲合作前景廣 中俄人民幣貿易猛增

張維為同意,很多問題是相對比較短期的,但是更大的面是中俄的合作。

張維為談及,現在一個是中國、蒙古、俄羅斯鐵路這條線有好消息,中俄貿易增量現在一個季度20%都不止;而中國、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鐵路也傳來了好消息,就要開始建了,這邊又和伊朗板塊連在一起的。

「這一切都是新的增量。整個歐亞板塊,如果西歐不算的話,從俄羅斯一直到整個中國、東南亞到伊朗,還有整個中亞,這麽大一個板塊都活躍起來,從中長期看是很有意義的。」

他稱,中國一帶一路與俄羅斯「大歐亞夥伴關係」對接發揮了很好作用。大歐亞夥伴關係核心理念包括「重返東方」、「重返亞洲」,認為世界的未來在亞洲、在中國這樣的經濟新興國家。中俄貿易首季按年大增28.7%;人民幣在俄羅斯現匯交易中佔比也從1月的0.5%,升至4月的7%,增長了13倍;俄羅斯人越來越多地轉向中國商品,取代以前從西方進口的商品。

西方孤立俄國 卻受世界其他地方孤立

張維為續指,俄烏衝突已經對世界秩序產生深遠變革,「非西方世界」以更快的速度崛起。衝突爆發之後,跟隨美國制裁俄羅斯的幾乎只有美國的傳統盟友,而非西方的大國,如中國、印度、巴西、南非、印尼、埃及、尼日利亞、巴基斯坦、墨西哥等都是反對的,整個伊斯蘭世界也不摻和。

他引用意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的話:「俄羅斯被西方孤立,而西方被世界其他地方所孤立。 」

張維為亦解釋,一帶一路其實並非要以「陸權秩序」改變西方「海權秩序」。

他表示,西方主流敘述一直認為,500多年前哥倫布「地理大發現」開啟了西方崛起,形成了海權秩序對陸權秩序的主導,因此當中國推動一帶一路時,西方也從地緣競爭角度出發,認為中國企圖控制廣大地盤,改變西方海權秩序。

「其實,這不是中國人的思維,中國一帶一路的核心理念是共商共建共享,本質上就是要把西方習慣的地緣競爭思維改變為地緣合作的思維,形成一種合作共贏的新的地緣文明。」

緊貼中國國情最新發展,BOOKMARK china.hket.com 中國頻道

責任編輯:連兆鋒

開啟hket App,閱讀全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
訂閱《香港經濟日報》電郵通訊
收取第一手財經新聞資訊 了解更多投資理財知識 提交代表本人同意收取香港經濟日報集團所發出的推廣訊息,你也可以查閱本網站的私隱政策使用條款